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楼德教研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

 
 
 

日志

 
 
关于我

《楼德教研》,2010年获新泰市优秀教研博客一等奖,泰安市教育教学最佳博客奖。属于公益基础教育博客,经营宗旨是为广大中小学教师提供专业服务,为广大中小学生提供学习帮助和平台。《楼德教研》立足于为广大师生和学生家长服务,近年来所发布的试题不少已被选作部分地区的中考试题和期中期末考试试题,很多资料已被结集出版。由于时间限制,我们无法征得所选资料作者的同意,如果你不同意将将自己的文章刊登在此,请通知,我们将予以处理,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茶花女》第二十二部在线阅读  

2014-01-23 14:25:25|  分类: 【名著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觉得火车开得太慢,仿佛不在走一样。
  十一点钟我到了布吉瓦尔。
  那座房子所有的窗户都没有亮光,我拉铃,没有人回答。
  这样的事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后来总算园丁出来了,我走了进去。
  纳尼娜拿着灯向我走来。我走进了玛格丽特的卧室。
  “太太呢?”
  “太太到巴黎去了,”纳尼娜回答我说。
  “到巴黎去了!?”
  “是的,先生。”
  “什么时候去的?”
  “您走后一个小时。”
  “她没有什么东西留给我吗?”
  “没有。”
  纳尼娜离开我走了。
  “她可能有什么疑虑,”我想,“也许是到巴黎去证实我对她说的去看父亲的事究竟是不是一个借口,为的是得到一天自由。
  “或者是普律当丝有什么重要事情写信给她了,”当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心里想:“但是在我去巴黎的时候已经见到过普律当丝,在她跟我的谈话里面我一点也听不出她曾给玛格丽特写过信。”
  突然我想起了当我对迪韦尔诺瓦太太说玛格丽特不舒服时,她问了我一句话:“那么她今天不来了吗?”这句话似乎泄露了她们有约会,同时我又想起了在她讲完这句话我望她的时候,她的神色很尴尬。我又回忆起玛格丽特整天眼泪汪汪,后来因为我父亲接待我很殷勤,我就把这些事给忘了。
  想到这里,这天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围绕着我的第一个怀疑打转,使我的疑心越来越重。所有一切,一直到父亲对我的慈祥态度都证实了我的怀疑。
  玛格丽特几乎是逼着我到巴黎去的,我一提出要留在她身边,她就假装平静下来。我是不是落入了圈套?玛格丽特是在欺骗我吗?她是不是本来打算要及时回来,不让我发现她曾经离开过,但由于发生了意外的事把她拖住了呢?为什么她什么也没对纳尼娜说,又不给我写几个字呢?这些眼泪,她的出走,这些神秘莫测的事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在这个空荡荡的房间里面,我惶惶不安地想着以上这些问题。我眼睛盯着墙上的时钟,时针已指着半夜,似乎在告诉我,要想再见到我的情妇回来,时间已经太晚了。
  然而,不久前我们还对今后的生活作了安排;她作出了牺牲,我也接受了。难道她真的在欺骗我吗?不会的。我竭力要丢开我刚才的那些设想。
  也许这个可怜的姑娘为她的家具找到了一个买主,她到巴黎接洽去了。这件事她不想让我事前知道,因为她知道,尽管这次拍卖对于我们今后的幸福十分必要,而且我也同意了,但这对我来说总是很难堪的。她怕在向我谈这件事时会伤了我的自尊心,损害我的感情。她宁愿等一切都办妥了再跟我见面。显而易见,普律当丝就是为了这件事在等她,而且在我面前泄漏了真相。玛格丽特今天大概还不能办完这次交易,她睡在普律当丝家里,也许她一会儿就要回来了,因为她应该想到我在担忧,肯定不会把我就这样丢在这里的。
  但是她为什么要流泪呢?无疑是不管她怎样爱我,这个可怜的姑娘要放弃这种奢侈生活,到底还是舍不得的。她已经过惯了这种生活,并且觉得很幸福,别人也很羡慕她。
  我非常体谅玛格丽特这种留恋不舍的心情。我焦急地等着她回来,我要好好地吻吻她,并对她说,我已经猜到了她神秘地出走的原因。
  然而,夜深了,玛格丽特仍旧没有回来。
  我越来越感到焦虑不安,心里紧张得很。她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她是不是受伤了,病了,死了!也许我马上就要看见一个信差来通知我什么噩耗,也许一直到天亮,我仍将陷在这同样的疑惑和忧虑之中。
  玛格丽特的出走使我惊慌失措,我提心吊胆地等着她,她是否会欺骗我呢?这种想法我一直没再有过。一定是有一种她作不了主的原因把她拖住了,使她不能到我这里来。我越是想,越是相信这个原因只能是某种灾祸。啊,人类的虚荣心呵!你的表现形式真是多种多样啊。
  一点钟刚刚敲过,我心里想我再等她一个小时,倘使到了两点钟玛格丽特还不回来,我就动身到巴黎去。
  在等待的时候,我找了一本书看,因为我不敢多想。
  《玛侬·莱斯科》翻开在桌子上,我觉得书页上有好些地方似乎被泪水沾湿了。在翻看了一会以后,我把书又合上了。
  由于我疑虑重重,书上的字母对我来说似乎毫无意义。
  时间慢慢在流逝,天空布满了乌云,一阵秋雨抽打着玻璃窗,有时空荡荡的床铺看上去犹如一座坟墓,我害怕起来了。
  我打开门,侧耳静听,除了树林里簌簌的风声以外什么也听不见。路上车辆绝迹,教堂的钟凄凉地在敲半点钟。
  我倒反而怕有人来了,我觉得在这种时刻,在这种阴沉的天气,要有什么事情来找我的话,也决不会是好事。
  两点钟敲过了,我稍等了一会儿,唯有那墙上时钟的单调的滴答声打破寂静的气氛。
  最后我离开了这个房间,由于内心的孤独和不安,在我看来这个房间里连最小的物件也都蒙上了一层愁云。
  在隔壁房间里我看到纳尼娜扑在她的活计上面睡着了。听到门响的声音,她惊醒了,问我是不是她的女主人回来了。
  “不是的,不过如果她回来,您就对她说我实在放心不下,到巴黎去了。”
  “现在去吗?”
  “是的。”
  “可怎么去呢,车子也叫不到了。”
  “我走着去。”
  “可是天下着雨哪!”
  “那有什么关系?”
  “太太要回来的,再说即使她不回来,等天亮以后再去看她是让什么事拖住了也不迟啊。您这样在路上走会被人谋害的。”
  “没有危险的,我亲爱的纳尼娜,明天见。”
  这位忠厚的姑娘把我的大衣找来,披在我肩上,劝我去叫醒阿尔努大娘,向她打听能不能找到一辆车子;但是我不让她去叫她,深信这是白费力气,而且这样一折腾所费的时间比我赶一半路的时间还要长。
  再说我正需要新鲜的空气和肉体上的疲劳。这种肉体上的劳累可以缓和一下我现在的过度紧张的心情。
  我拿了昂坦街上那所房子的钥匙,纳尼娜一直陪我到铁栅栏门口,我向她告别后就走了。
  起初我是在跑步,因为地上刚被雨淋湿,泥泞难行,我觉得分外疲劳。这样跑了半个小时后,我浑身都湿透了,我不得不停了下来。我歇了一会儿又继续赶路,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每时每刻都怕撞到路旁的树上去,这些树突然之间呈现在我眼前,活像一些向我直奔而来的高大的魔鬼。
  我碰到一二辆货车,很快我就把它们甩到后面去了。
  一辆四轮马车向布吉瓦尔方向疾驰而来,在它经过我面前的时候,我心头突然出现一个希望:玛格丽特就在这辆马车上。
  我停下来叫道:“玛格丽特!玛格丽特!”
  但是没有人回答我,马车继续赶它的路,我望着它渐渐远去,我又接着往前走。
  我走了两个小时,到了星形广场①的栅栏门。
  --------
  ①星形广场:凯旋门四周的广场。
  看到巴黎我又有了力量,我沿着那条走过无数次的长长的坡道跑了下去。
  那天晚上路上连个行人也没有。
  我仿佛在一个死去的城市里散步。
  天色渐渐亮了。
  在我抵达昂坦街的时候,这座大城市已经在蠕蠕而动,即将苏醒了。
  当我走进玛格丽特家里时,圣罗克教堂的大钟正敲五点。
  我把我的名字告诉了看门人,他以前拿过我好些每枚值二十法郎的金币,知道我有权在清晨五点钟到戈蒂埃小姐的家中去。
  因此我顺利地进去了。
  我原来可以问他玛格丽特是不是在家,但是他很可能给我一个否定的答复,而我宁愿多猜疑上几分钟,因为在猜疑的时候总还是存在一线希望。
  我把耳朵贴在门上,想听出一点声音,听出一点动静来。
  什么声音也没有,静得似乎跟在乡下一样。
  我开门走了进去。
  所有的窗帘都掩得严严实实的。
  我把餐室的窗帘拉开,向卧室走去,推开卧室的门。我跳到窗帘绳跟前,使劲一拉。
  窗帘拉开了,一抹淡淡的日光射了进来,我冲向卧床。
  床是空的!
  我把门一扇一扇地打开,察看了所有的房间。
  一个人也没有。
  我几乎要发疯了。
  我走进梳妆间,推开窗户连声呼唤普律当丝。
  迪韦尔诺瓦太太的窗户一直关闭着。
  于是我下楼去问看门人,我问他戈蒂埃小姐白天是不是来过。
  “来过的,”这个人回答我说,“跟迪韦尔诺瓦太太一起来的。”
  “她没有留下什么话给我吗?”
  “没有。”
  “您知道她们后来干什么去了?”
  “她们又乘马车走了。”
  “什么样子的马车。”
  “一辆私人四轮轿式马车。”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拉了拉隔壁房子的门铃。
  “您找哪一家,先生?”看门人把门打开后问我。
  “到迪韦尔诺瓦太太家里去。”
  “她还没有回来。”
  “您能肯定吗?”
  “能,先生,这里还有她一封信,是昨天晚上送来的,我还没有交给她呢。”
  看门人把一封信拿给我看,我机械地向那封信瞥了一眼。
  我认出了这是玛格丽特的笔迹。
  我拿过信来。
  信封上写着:
    烦请迪韦尔诺瓦夫人转交迪瓦尔先生。
  “这封信是给我的,”我对看门人说,我把信封上的字指给他看。
  “您就是迪瓦尔先生吗?”这个人问我。
  “是的。”
  “啊!我认识您,您经常到迪韦尔诺瓦太太家来的。”
  一到街上,我就打开了这封信。
  即使在我脚下响起了一个霹雷也不会比读到这封信更使我觉得惊恐的了。
  在您读到这封信的时候,阿尔芒,我已经是别人的情妇了,我们之间一切都完了。
  回到您父亲跟前去,我的朋友,再去看看您的妹妹,她是一个纯洁的姑娘,她不懂得我们这些人的苦难。在您妹妹的身旁,您很快就会忘记那个被人叫做玛格丽特·戈蒂埃的堕落的姑娘让您受到的痛苦。她曾经一度享受过您的爱情,这个姑娘一生中仅有的幸福时刻就是您给她的,她现在希望她的生命早点结束。
  当我念到最后一句话时,我觉得我快要神经错乱了。
  有一忽儿我真怕要倒在街上了。我眼前一片云雾,热血在我太阳穴里突突地跳动。
  后来我稍许清醒了一些,我环视着周围,看到别人并不关心我的不幸,他们还是照常生活,我真奇怪透了。
  我一个人可承受不了玛格丽特给我的打击。
  于是我想到了我父亲正与我在同一个城市,十分钟后我就可以到他身边了,而且他会分担我的痛苦,不管这种痛苦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我像个疯子、像个小偷似的奔跑着,一直跑到巴黎旅馆,看见我父亲的房门上插着钥匙,我开门走了进去。
  他在看书。
  看到我出现在他面前,他并不怎么惊奇,仿佛正在等着我似的。
  我一句话也不说就倒在他怀抱里,我把玛格丽特的信递给他,听任自己跌倒在他的床前,我热泪纵横地嚎啕大哭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