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楼德教研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

 
 
 

日志

 
 
关于我

《楼德教研》,2010年获新泰市优秀教研博客一等奖,泰安市教育教学最佳博客奖。属于公益基础教育博客,经营宗旨是为广大中小学教师提供专业服务,为广大中小学生提供学习帮助和平台。《楼德教研》立足于为广大师生和学生家长服务,近年来所发布的试题不少已被选作部分地区的中考试题和期中期末考试试题,很多资料已被结集出版。由于时间限制,我们无法征得所选资料作者的同意,如果你不同意将将自己的文章刊登在此,请通知,我们将予以处理,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楼德镇怀德书院  

2014-01-26 12:38:39|  分类: 【个人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楼德镇怀德书院

 

楼德镇怀德书院 - Frank - 楼德教研

 
位于山东省新泰市楼德镇,是泰安市九大书院之一。
清咸丰三年(1853)泰安通判许莲君捐俸银并劝所属官吏及26地方商民捐资在楼德镇创建。购置田宅,选公正士绅管理,招生范围以泰府所辖26地方区域为限。
延请名师,一时称盛。后因时局动乱,捐银移交官府管理,日渐衰败。光绪十五年(1889)张勤果巡抚山东,饬县另派绅董管理,从而复兴。三十一年(1905)二月改为楼德高等小学堂。

怀德书院现位于东村建筑公司院内。近年东村村委聘请知名专家对书院进行了精心的修缮,使书院焕然一新而又保持原貌不变,实在是匠心独具,功在千秋!

 

楼德镇怀德书院 - Frank - 楼德教研

 

楼德镇怀德书院 - Frank - 楼德教研

 

楼德镇怀德书院 - Frank - 楼德教研

 

楼德镇怀德书院 - Frank - 楼德教研

 怀德书院正门

楼德镇怀德书院 - Frank - 楼德教研

 

楼德镇怀德书院 - Frank - 楼德教研

 

怀德书院后面上千年老槐树

 

附:          北宋《孙觐墓志》辑考

周郢

北宋石刻《孙觐墓志》,长88厘米,宽85厘米,撰刻于宋徽宗政和六年(1116),许翰撰文并行书。民国《重修泰安县志》(卷三)称其志“时称绝笔”。约清代前期出土于楼德孙氏茔中,篆盖后遗失,志石嵌于本镇万寿宫西壁,其地民国时为楼德镇小学堂,今为东村建筑公司。虽历近世沧桑,但石刻犹在壁间。另楼德镇东村中心幼儿园内有石羊一对,纹饰细腻,雕工精致,据考为孙觐墓前神道遗物。《墓志》记述北宋末泗水县菟裘(即今楼德镇,清代属泰安,今属新泰)人孙觐生平及家族情况,从中可借以考见宋代乡邦人物行迹及社会变迁。

一、《孙觐墓志》录文

《孙觐墓志》在宋许翰《襄陵文集》卷十一及乾隆《泰安县志》卷三、《山左金石志》卷十八、《古志石华》卷二十八、《泰山志》卷十七《金石记三》、民国《重修泰安县志》卷十四《金石》、《全宋文》卷三一一五(第145册、6~7页)均有录文,间有小异。今依据国家图书馆所藏原拓本(《北京图书馆藏中国历代石刻拓本汇编》第42册、63页)重加校正,移录于下:

宋故赠朝散郎孙公墓志铭」

朝奉郎、行秘书省校书郎兼国史编修官、编修六典检阅文字、赐绯鱼袋许翰撰并书」

承议郎、秘书省著作郎、编修六典检阅文字李敦义篆盖」

政和三年,余入校中秘书,所与并游,往往鲜明辩丽,英发可喜。而鲁国孙君圣求,独靖固渊」塞,浑然难知。余心异之曰:此岂非曲阜阙里之风也哉?吾今乃知天以夫子之教兴于鲁者」。因其质厚如此,而文生之也。后二年,谒其丈人大夫公于东郭私第,听其议论,重德人也。」又一年,其家卜葬其先大父,则状其行与事而请铭于余。余既得交于圣求父子间,又得」于此考观其世德之经纬本末,喟然叹其积之远矣!因益见鲁多君子,足以发吾昔日之言」为不妄也。遂书其躅而铭以乱之。君讳觐,字明之,兖之泗水人。曾祖讳程,祖讳荣,」考讳达。世世以农服田,至君之考,乃尽割膏腴以与兄弟,而自取硗薄,力耕其中。君少」而孤,食麄攻苦,事继母,抚诸弟以立家。母为敕戒所生:“无得恃吾故乱兄治。”官府有政与勤其弟,吾宁以身往役,发于诚心。以故上下依怀,闺门大和。岁恶,人争贷粟于官,君独不往。」曰:今自刻厉,尚可以生,贷而不能归,是欺国也。其居乡,能以义概动人,沉毅慨慷,时有侠气。」有恶少自以负君,妄意君心,结客数十,抚刃从君。君正衣冠而叱之,恶少心震气褫,」失刃堕地,数以云云,不觉膝屈,请得改事。君因与讲,不复蒂芥。巨寇将至,乡人大扰,谋徙」避之。君止之曰:“少竢我。”即持牛酒造寇壁,愿见。因留,与之醉饱,歌呼相乐,输以其情,寇壮」而义之,为引去。有故家子嗜酒不羁,君见,戒以无颓家声。发怒辱君,君谢遇之益厚,其」人愧之,终身避君。县吏与君不相能,荐数中以吏事。后败困穷,君反赒之,吏愧亡匿,」曰:“无面目见孙君矣!”盖其能诎服人心如此。大夫罢官兴元,闻鲁大荒,或欲择居它乡。」君不可,曰:“无年如此,族姻日夜望吾至,以荐其饥,吾何忍择利自营,而不此怜惜乎?”既归弛担,」即内外千指仰食君。君市米官廪,杂糠核藜藿,相与食之,无难色。有馀则以饷邻里之穷」无告者,振施甚众。大夫官蜀,计司取钱引之当毁官者,复出之郡县,大夫月受以为俸。君」曰:以此与民为市,是罔民也。禁家人无得出,积为钱五六十万尽废。其后有司建治,操空文」以市于民者,官吏皆污,而大夫独皭无有,蜀人贤之。大夫之为循吏,君盖多有力焉。其自」蜀归,则尽举族人之无后与贫不克葬者,凡三十五丧,葬之。未疾数月,忽戒其子俭葬,与凡」家事,豫为条理。大观四年八月辛卯,卒于舒州官舍,年八十一。以其子恩为通直郎,累赠至」朝散郎,其治命曰:“必于先茔乎吾葬。”今以十月甲申,葬菟裘东节义乡里仁之原,与考同域。」娶曹氏,赠太宜人。男女二人,男琪,朝散大夫,提点南康军逍遥观;女适邑人潘浚。孙凡四人,」傅、俭、亿、俦。傅,奉议郎,以辞学兼茂,高选为秘书省正字,即余之所异为同舍郎也。亿,将事郎、郓」州刑曹掾。馀未官。初君未尝伏术为学,而行事每与书合,又能撙绌自下,以延致士,教其子」孙诗书,以故子孙彬彬,多以文行著云。铭曰:」

暴兴非祥堕神奸,庆积离久乃见端。根蟠源洑天所艰,」擢为修林舒长澜。孙氏世隐耕宽间,逮君负能不施官。」人文不琢天守完,傒天我昌匪力干。裔胄衮衮方弹冠,」谓君未显非今患,昭诗佳城唯后观。」

裴通、苗成、魏通摸刻。」

二、历代学者对于《孙觐墓志》的考释

《墓志》出土后,即有金石学家对之进行考释、解析,泰安、泗水两县方志中均作著录,当代学人对志石亦有论列,涉及墓主生平、族裔、籍贯及地理沿革等诸多内容。今汇录于次,以供参稽。

清钱大昕《潜研堂金石文跋尾》卷十五(贞集)“右《朝奉(散)郎孙觐墓志》,朝奉郎、行秘书省校书郎兼国史编修、编修六典检阅文字、赐绯鱼袋许翰撰并书,承议郎、秘书省著作郎、编修六典检阅文字李敦义篆盖。觐字明之,兖州泗水人。其长孙傅,字圣求,以辞学兼茂,高选为秘书省正字。考《宋史》列传,有孙傅,字伯野,海州人,登进士第,中词学兼茂科。两人籍贯既异,字亦不同,而同时中词学兼茂科,兖、海亦相接壤,未审其为一人与否也?宋时宫观名目,略见于《职官志》,皆熙宁所定之制,至崇宁三年添宫观十,政和三年添宫观三十,虽见《文献通考》,而未详其名,今据此碑有‘提点南康军逍遥观’,《元祐党籍碑跋》有‘提点杭州集真观’,而游酢尝提点成都府长生观,杨时尝提点成都府国宁观,又提点均州明道观。此殆崇宁、政和所添置者。其衔称提点,殆下于提举一等矣。顷读吴虎臣《能改斋漫录》载:政和八年(1118)五月,户部干办公事李宽奏,凡以圣为名字者并行禁止,奉圣旨依。乃知孙傅改字,出于当时避忌,实非两人。觐墓今在泰安,则傅为兖州人无疑也。”

清阮元《山左金石志》卷十八:“《孙觐墓志铭》:政和六年十月立,正书。石方广二尺八寸。在泰安县娄德镇万寿宫。右刻凡三十五行,字径六分。撰书者为许翰,其列衔未载《宋史》本传,亦是阙略。孙傅字伯野,《宋史》有传。碑称‘傅以辞学兼茂,高选为秘书省正字’,正与《传》合。惟《传》称傅海州人,而此碑称其祖觐为泗水人,殆觐与傅时隔三代,由泗水迁籍海州,未可知也。”

清金棨《泰山志》卷十七《金石记三》:“《赠朝散郎孙觐墓志铭》:正书,许翰撰书,在娄德镇万寿宫壁。政和六年”“右碑高二尺八寸,广二尺五寸,文三十五行,行三十五字,正书,径五分,篆盖未见。撰书者许翰,碑前结衔,稽之《宋史·翰传》皆所不载,盖史阙也。孙明之之孙傅,《宋史》有传,称傅字伯野,登进士第,中词学兼茂科,为秘书省正字校郎,累官中书舍人。宣和末,高丽入贡,傅言事被贬,许翰论救,翰亦罢之。靖康二年以留守从钦宗北狩,死于朔廷。谥曰忠定。此碑载傅‘以辞学兼茂,高选为秘书省正字’,正与传合。但《史》称傅海州人,此碑孙明之为泗水人,殆明之与傅时隔三代,由泗水迁籍海州,未可知也。碑文首云‘政和三年’、下云‘后二年’、‘又一年’,则是以政和六年葬,碑亦当立于是年矣。”

光绪《泗水县志》卷十三《旧迹志》云:“孙觐墓:觐子琪,在宋为朝散大夫,提点南康军逍遥观。孙傅,由进士仕至尚书右丞,同知枢密院事,兼少傅,谥忠定。觐以子职恩为通直郎,累赠至朝散郎。许翰志其墓云:‘觐以泗水人,葬菟裘东节义乡里仁之原。’按其墓今为泰安县楼德镇地。而墓志云‘泗水人’者,盖明初割泗水县徂徕山前十八堡入泰安州,楼德镇在十八堡中,故觐墓入泰安矣。然溯初生,则仍泗水人也。泰安之《志》据今,泗水之《志》征古,固两无借才之嫌云。”

今人陈正庭(中兴大学硕士)在台湾“宋代史料研读会”(1995年10月28日)所作《孙觐墓志》研读报告称:“本篇墓志铭亦载于许翰《襄陵文集》与《山左金石志》。据《宋史·孙傅传》中所载,孙傅被宰执以‘所论同于苏轼’的理由参劾,而许翰则挺而为其辩护,亦遭罢去。与本墓志铭参照,则许翰与孙傅,皆为意气相投的好友。是以墓志铭的开端,许翰先强调其与孙傅之关系。此间似乎亦可观测出,宋士大夫之间的‘党’际之分,似乎并不全然以政治意见为分野,士大夫彼此间的私交往来亦是其中作用的因素之一。墓主孙觐,据墓铭载,其家族在孙觐之前疑为地方的地主,而并未仕宦或从事政府相关单位的工作。孙觐虽然‘治官府有政与勤’,但未有功名,所处理事务亦多以地方性事务为主,则孙觐应为地方上的吏员。铭载孙觐能以‘义概动人,沉毅慨慷,时有侠气’,又有退寇事件为例,显示孙觐似乎并非单纯的吏员,而应属地方上有一定仲裁实力的豪强。如单以本铭观测,则孙觐应为一选择与宋政府合作,并在地方上有一定声望的地主阶层,而宋政府在地方上的控制,似乎也必须倚赖此人物的合作。”

三、《孙觐墓志》中所记孙傅、孙亿事新证

《墓志》所涉史实,除上述学者已作考释之处外,尚可有再作补充者——志文中的孙觐之孙傅、亿二人,在北宋之末的历史风云具有特异表现,值得关注。今对傅、亿事迹作一新考。

关于孙傅乡贯:孙傅(1078~1128)字伯野,一字圣求,元符进士,历官礼部员外郎、秘书少监、中书舍人。靖康元年(1126)任兵部尚书,拜尚书右丞、同知枢密院。金人围城,亲当矢石。汴京陷,拒不签名拥戴张邦昌,后从太子至金营,死节朔庭。南宋初赠开府仪同三司,谥忠定。《宋史》卷三五三与《东都事略》卷一〇八本传皆记傅为:“海州人”(海州即今江苏连云港)。而《孙觐墓志》明载傅之祖觐为泗水人,并卒葬泗水之菟裘乡。菟裘故址即今楼德镇(宋属兖州泗水县。详见清叶圭绶《续山东考古录》卷六《泰安府上·泰安县》所考)。据此,孙傅乡贯则应为楼德而非海州。清钱大昕《孙觐墓志》跋云:“觐字明之,兖州泗水人。其长孙傅,字圣求,以辞学兼茂,高选为秘书省正字。考《宋史》列传,有孙傅,字伯野,海州人,登进士第,中词学兼茂科。两人籍贯既异,字亦不同,而同时中词学兼茂科,兖、海亦相接壤,未审其为一人与否也?”清《泰山志》亦云:“《史》称傅海州人,此碑孙明之为泗水人,殆明之与傅时隔三代,由泗水迁籍海州,未可知也。”折衷异点而未能裁断,后世史书遂多两说并存,称孙傅“兖州泗水人,一说海州人”(《中国历史大词典·宋史》)。

今举二则史料可证孙傅乡贯所在——邹城孟庙有宋宣和《先师邹国公孟子庙记》碑,文末题署:“宣和四年(1112)十月十五日,朝奉郎监察御史菟裘孙傅记。”(今碑有缺字,据嘉靖《邹县地理志》校正)傅于其乡贯,清楚自署为“菟裘”,当是凿凿可据。又金孔元措《孔氏祖庭广记》卷十二《族孙碑铭》,载金泰安人党怀英所撰《赠正奉大夫袭封衍圣公孔公(揔)墓表》,中称揔“娶泗水孙氏,宋副枢孙傅之孙,后赠鲁郡太夫人”。径称傅贯属泗水。得此二碑数字,再佐以《孙觐墓志》,孙傅为泗水菟裘(今新泰楼德)人实无疑义,而《宋史》“海州人”之说当有讹误。

关于孙亿其人:《孙觐墓志》中还记及孙亿之事,亿名见于《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其书卷十八载:建炎二年(1128)十月“乙亥,承议郎吴给充徽猷阁待制,知东平府;朝奉郎孙亿直龙图阁,知袭庆府。……金人既得兖、郓二州,给与亿义不臣金。率军民据徂徕山为塞,数下山与金战。……亿,奉符人也。”亿于正史无传,今据《墓志》:“孙凡四人,傅、俭、亿、俦。……亿,将事郎、郓州刑曹掾。”知其为孙觐之孙、孙傅之弟。其初官在郓州,故与郓州人吴给结交,后共同举义于徂徕。而《要录》记亿为“奉符人”微误(菟裘在宋为泗水、奉符两县交壤之处,故有此误)。更由此记载,可知孙氏兄弟为抗金赴义相继,诗人所咏“圣求忠义名千古”(清冯清宇《徂阳怀古》中句),洵非虚言!

此外,《孙觐墓志》中还有一农民起事的记录:“巨寇将至,乡人大扰,谋徙避之。君止之曰:‘少竢我。’即持牛酒造寇壁,愿见。因留,与之醉饱,歌呼相乐,输以其情,寇壮而义之,为引去。”时因频年天灾、饥馑,泰山以南民变不绝:皇祐三年(1051),郓、齐等地“寇盗群起”,宋廷诏令各地巡检、县尉会集捕除。知郓州张奎亦加紧捕剿。嘉祐二年(1057)夏,京东路大水,民多饥馑,知郓州李端懿设置弓手局,以防民变。治平三年(1066),京东乡民起事,白日击杀县令,掠人道中,知郓州李璋勤督擒捕。熙宁四年(1071)正月,宋廷诏京东应天府及郓、兖、齐等州,别立盗贼重法,以镇压起事民众。元祐二年(1087)至四年(1089),州民不断起事抗暴,蒲宗孟知郓州后,进行血腥残杀,起事多被镇压。时御史屡劾奏宗孟“治郓惨酷”。大观二年(1108)十一月,郓州民张狗肆起事,为郓州通判温舒等所捕。政和时宋江起义“起于河朔,转略十郡”,亦曾活动于泰山附近。《宋史》卷三五五《虞奕传》云:“袭庆守张漴使郡人诣阙请封。东平守王靓谏以京东岁凶多盗,不当请封。为政者不悦,将罪靓。”《孙觐墓志》中之“巨寇”虽不能确指,但足证在北宋之末,在泰山周边确是“巨寇”频繁活动之区。

新泰文史2012年第1期

  评论这张
 
阅读(1849)|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