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楼德教研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

 
 
 

日志

 
 
关于我

《楼德教研》,2010年获新泰市优秀教研博客一等奖,泰安市教育教学最佳博客奖。属于公益基础教育博客,经营宗旨是为广大中小学教师提供专业服务,为广大中小学生提供学习帮助和平台。《楼德教研》立足于为广大师生和学生家长服务,近年来所发布的试题不少已被选作部分地区的中考试题和期中期末考试试题,很多资料已被结集出版。由于时间限制,我们无法征得所选资料作者的同意,如果你不同意将将自己的文章刊登在此,请通知,我们将予以处理,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复活》第一部(50)  

2014-02-04 14:07:38|  分类: 【名著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早晨,聂赫留朵夫回想昨天的种种事情,心里不由得感到害怕。

  不过,心里虽然害怕,他还是更坚强地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开了头的事做下去。

  他怀着强烈的责任感,走出家门,乘车去找玛斯连尼科夫,要求准许他到牢房探望玛丝洛娃,以及玛丝洛娃要他去探望的明肖夫母子。此外他还想要求探望薇拉,因为她可能帮玛丝洛娃的忙。

  聂赫留朵夫在团里服役的时候就认识玛斯连尼科夫。玛斯连尼科夫当时任团的司库,忠心耿耿,奉公守法,除了团里和皇室以外,天下什么事也不关心会主义建设事业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什么事也不想过问。聂赫留朵夫发现,他现在已当上行政长官,他所管辖的已不是一个团,而是一个省和省政府。他娶了一个既有钱又泼辣的女人,那女人逼得他脱离军队,改任文职。

  她一会儿嘲弄他,一会儿又象对驯服的小猫小狗那样抚爱他。聂赫留朵夫去年冬天到他们家去过一次,但他觉得这对夫妻十分乏味,以后再也没去过。

  玛斯连尼科夫一看见聂赫留朵夫,就满面笑容。他的脸还是那样又胖又红,身材还是那样高大,衣服还是象在军队里一样讲究。以前他总是穿一身款式新颖的军装或者制服,干干净净,紧包着他的肩膀和胸部;如今他穿着时髦的文职服装,也是那样紧包着肥胖的身子和宽阔的胸膛。今天他穿着一身文官制服。他们两人虽然年龄悬殊(玛斯连尼科夫已近四十岁了),但彼此还是不拘礼节,你我相称。

  “啊,你来了,真是太感谢了。到我太太那儿去吧。我此刻正好有十分钟空,过后要去开会。我们的上司出门了。省里的事现在我在管,”他说着三才又作“三材”。中国古代哲学术语。①指天、地、人,,露出掩饰不住的得意神色。

  “我有事找你。”

  “什么事啊?”玛斯连尼科夫仿佛一下子警惕起来,用惊恐而又有点严厉的音调说。

  “监狱里有一个人我很关心(玛斯连尼科夫一听见‘监狱’两个字,脸色变得更严厉了),我很想探望,但不要在普通探监室里,要在办公室里的赫尔孟特(JeanBaptistevanHelmont,1577—1644)、德,并且不限于规定的日子,要多探望几次。听说这事要由你决定。”

  “行,老弟,我随时准备为你效劳,”玛斯连尼科夫说着,双手摸摸聂赫留朵夫的膝盖,仿佛要表示自己平易近人,“这可以,不过你也看到,我只是个临时皇帝。”

  “那么你能给我开一张证明,让我同她见面吗?”

  “你说的是一个女人?”

  “是的。”

  “那么她为什么事坐牢哇?”

  “毒死人命罪。但她是被错判的。”

  “你瞧,这就是所谓公正审判,不可能有别的结果,”他不知怎的夹着法语说。“我知道你不会同意我的意见,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是坚定不移地这样相信的,”他补充说,把他一年来从顽固的保守派报上看到的各种文章的同一观点说了出来。“我知道你是个自由派。”

  “我不知道我是自由派还是什么派,”聂赫留朵夫笑嘻嘻地说。他常常感到惊讶,为什么人家总是把他归到什么派,并且说他是个自由派,无非因为他主张在审判的时候,先要听完人家的话,在法庭面前人人平等,并且主张不该折磨人,拷打人,特别是对那些还没有判刑的人。“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自由派,我只知道现在的审判制度再糟也比以前的好。”

  “那么,你请的律师是哪一个?”

  “我找过法纳林。”

  “嗨,法纳林!”玛斯连尼科夫皱着眉头说,回想到去年他在法庭上作证,法纳林曾经客客气气地捉弄他足足半小时,引得法庭上哄堂大笑。“我劝你别去跟他打交道。法纳林是个名誉扫地的人。”

  “我还有一件事要求你,”聂赫留朵夫不理他的话,径自说。“有一个当教员的姑娘,是我老早就认识的。她这人很可怜,如今也在坐牢,她很想同我见面。你能不能再开一张条子,让我也去探望探望她?”

  玛斯连尼科夫稍稍侧着头,考虑着。

  “她是个政治犯吗?”

  “是的,据说是个政治犯。”

  “不瞒你说,凡是政治犯,只能同他们的家属见面,不过我可以给你开一张特别通行证,哪儿都可以通用。我知道你是不会随意滥用的。你关心的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薇拉?她长得美吗?”

  “长得很丑。”

  玛斯连尼科夫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走到桌子跟前,在一张印有头衔的信纸上写道:“准许来人聂赫留朵夫公爵在监狱办公室会见在押小市民玛丝洛娃及医士薇拉,请洽办。”他写完信,又以潦草的字迹签了名。

  “你将会看到那边的秩序是个什么样子。那边的秩序很难维持,因为关的人太多,特别是解犯太多,但我还是对他们严加管理。我喜爱这工作。你将会看到他们在那边过得很好,大家都很满意。就是要善于对付他们。前几天发生过一次麻烦,有人违抗命令。换了别人就会把它作为暴动来对待,好多人就会遭殃。可我们这里解决得很顺利。一方面得关心他们,另一方面又要对他们严加管理,”他说着,从衬衫的浆得笔挺、扣着金钮扣的白袖子里伸出一只又白又胖的拳头,手指上戴着绿松石戒指,“要做到恩威兼施。”

  “嗯,这一套我确实不知道,”聂赫留朵夫说,“我到那边去过两次,感到难受极了。”

  “我老实告诉你,你得跟巴赛克伯爵夫人见一次面,”玛斯连尼科夫谈得上了劲,继续说,“她把全部心血都花在这工作上。她做了许多好事。亏得她,恕我不客气地说一句,也亏得我,这儿才面目一新,消灭了以前种种可怕的现象,他们在那边确实过得挺好。是的,你会看见的。至于法纳林,我同他没有私交,但就我的社会地位来说,我同他走的不是一条路,但他确实是个坏人,他在法庭上竟然说得出那样的话来,竟然说得出那样的话来……”

  “好,谢谢你,”聂赫留朵夫接过通行证说。他没有听完这位老同事的话,就向他告辞了。

  “那你不到我太太那儿去了?”

  “不,对不起,我现在没空。”

  “嗯,那也没有办法,可她不会原谅我的,”玛斯连尼科夫说,把老同事送到楼梯第一个平台上。凡不是头等重要而是二等重要的客人,他总是送到这里为止。他把聂赫留朵夫也归到这一类客人里面。“不,还是请你去一下,哪怕只待一分钟也行。”

  但聂赫留朵夫主意已定。当男仆和门房走到他跟前,把大衣和手杖递给他,推开外面有警察站岗的大门时,他回答玛斯连尼科夫说,他今天实在没有空。

  “嗯,那么星期四请您务必来。她每逢星期四招待客人。

  我去告诉她!”玛斯连尼科夫站在楼梯上,对他大声说。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