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楼德教研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

 
 
 

日志

 
 
关于我

《楼德教研》,2010年获新泰市优秀教研博客一等奖,泰安市教育教学最佳博客奖。属于公益基础教育博客,经营宗旨是为广大中小学教师提供专业服务,为广大中小学生提供学习帮助和平台。《楼德教研》立足于为广大师生和学生家长服务,近年来所发布的试题不少已被选作部分地区的中考试题和期中期末考试试题,很多资料已被结集出版。由于时间限制,我们无法征得所选资料作者的同意,如果你不同意将将自己的文章刊登在此,请通知,我们将予以处理,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复活》第二部(18)  

2014-02-04 17:11:03|  分类: 【名著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聂赫留朵夫刚穿好衣服,准备下楼,听差就给他送来莫斯科律师的名片。律师是为自己的事来的,但玛丝洛娃一案枢密院如即将审理,他愿意出庭。聂赫留朵夫发出的电报,正好同他错开。聂赫留朵夫告诉他玛丝洛娃的案子什么时候开庭,由哪几个枢密官审理,他听了微微一笑。

  “这三个枢密官正好是三种类型,”他说。“沃尔夫是典型的彼得堡官僚,斯科沃罗德尼科夫是个有学问的法学家,贝则是一个实事求是的法学家,因此在三人中间他最有生气,”律师说。“希望也在他身上。哪,那么上诉委员会那边的事进行得怎样了?”

  “喏,今天我要到沃罗比约夫男爵那里去,昨天没有机会见到他。”

  “您知道沃罗比约夫是怎么当上男爵的吗?”律师说,回答聂赫留朵夫在说这个纯粹俄国姓和外国爵位时露出的滑稽口吻。“这是保罗皇帝①因什么事赐给他祖父的,他祖父大概是个听差。他不知什么事博得了皇上的欢心。皇上说:‘封他为男爵吧,这是我的旨意,谁也不准拦着。’这样就冒出一个沃罗比约夫男爵来了。他为此很得意。其实是个老滑头。”

  --------

  ①指俄皇保罗一世(1754—1801),在位期一七九六——一八○一年。

  “那我现在就去找他一下,”聂赫留朵夫说。

  “嗯,那太好了,咱们一块儿走吧。我用车子送您去。”

  临走以前,聂赫留朵夫在前厅里接到听差交给他的玛丽爱特的法文信。

  “我不惜违反我的原则,遵嘱在丈夫面前替您所庇护的人求情。此人不久即可获释。丈夫已对该司令官发了手谕。那么,您就堂而皇之来看我吧。我等您。玛。”

  “这象什么话?”聂赫留朵夫对律师说。“真是太可怕了!一个女人在单身牢房里被关了七个月,原来什么罪也没有。如今把她释放,也只需要一句话。”

  “这种事向来如此。嗯,至少您的愿望实现了。”

  “是的,但事情这样容易解决,反而使我觉得不是滋味。

  请问:那里究竟在干些什么?究竟为什么把她关起来?”

  “算了,这种事还是不要追根究底的好。我送您去吧,”律师说,这时他们已走到大门口的台阶上。律师所雇的那辆漂亮轿车来到门前。“您现在要到沃罗比约夫男爵那儿去,是吗?”

  律师告诉车夫到什么地方。几匹骏马就把聂赫留朵夫送到男爵家门口。男爵在家。进门第一间里有一个穿文官制服的青年官员,他的脖子特别细长,喉结突出,步伐特别轻悄。

  另外还有两位太太。

  “贵姓?”喉结突出的青年官员异常洒脱地从两位太太那里走到聂赫留朵夫跟前,问。

  聂赫留朵夫报了姓名。

  “男爵谈到过您。请稍等一下!”

  青年官员走进一个房门关着的房间,从那里领出一个身穿丧服、满脸泪痕的太太。这位太太用瘦削的手指放下随便卷起的面纱来掩饰泪痕。

  “请进!”青年官员对聂赫留朵夫说,步态轻盈地走到书房门口,推开门,自己在门口站住。

  聂赫留朵夫走进书房,看见大写字台后面的圈椅上坐着一个中等身材的结实男子,头发剪得很短,身穿礼服,眼睛快活地瞧着前方。他一见聂赫留朵夫,那张双颊鲜红、胡子雪白的和蔼的脸就浮出亲切的微笑。

  “看到您很高兴,我跟令堂早就认识,我们是老朋友。您小时候我就见到过,后来您当上军官,我又见到过。好吧,请坐,您说说,有什么事我能为您效劳。是的,是的,”他听着聂赫留朵夫讲费多霞的事,摇摇他那白发剪得很短的头说。

  “您说吧,说吧,我全明白。是的,是的,这事确实很叫人感动。那么,您已经提出上诉了?”

  “上诉书我已准备好了,”聂赫留朵夫说着从口袋里拿出诉状。“但我要请您对这个案子多多关照。”

  “您做得很好。我一定亲自把这个案子向上奏明,”男爵说,他那张快乐的脸上想装出怜悯的样子,但装不象“这个案子很动人。看样子她还是个孩子,丈夫先是待她很粗暴,使她嫌恶他,但过了一阵,他们又和好了……是的,我要把这个案子向上奏明。”

  “察尔斯基伯爵说,他打算去向皇后求情。”

  聂赫留朵夫话音未落,男爵的脸色顿时变了。

  “不过,您把上诉书送到办公室去吧,我尽力而为,”他对聂赫留朵夫说。

  这时候,青年官员又走了进来,显然有意卖弄他那种潇洒的步态。

  “那位太太要求再说几句话。”

  “好,请她来吧!唉,老弟,你在这儿会看到多少眼泪,要是能把大家的眼泪都擦干就好了!但也只能尽力而为。”

  那位太太走了进来。

  “我忘记求您,可不能让他把女儿抛弃,因为他已经横了心……”

  “我不是说过我会尽力而为吗?”

  “男爵,看在上帝份上,您救救我这个做母亲的吧!”

  她抓住他的一只手,吻了起来。

  “一切都会办到的。”

  等那位太太走了,聂赫留朵夫也起身告辞。

  “我们一定尽力而为。我们要同司法部商量一下。他们会给我们答复的。到那时我们再尽力去办。”

  聂赫留朵夫走出房间,穿过办公室。象在枢密院那样,他在这个漂漂亮亮的房间里又看到许多漂漂亮亮的官员,个个整齐清洁,彬彬有礼,服装端庄大方,说话严肃清楚。

  “这种人怎么这样多,真是多得要命!他们的身子都保养得多么好,他们的衬衫和手都多么干净,他们的靴子又擦得多么亮。他们靠的是谁?别说同囚犯比,就是同乡下人比,他们也显得多么阔绰优裕呀!”聂赫留朵夫又情不自禁地想。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